Flora♈

目前坑阴阳师/第五人格(´▽`)

三年前打的无脑文章吧。。。

自家非常@OOC设定

主:弹簧单箭头蔓果

副:微双熊双狐,双金友情向


这两只因为都是从好好模样变成破烂所以诞生这无厘头故事。。。


▼▲▼▲▼▲

我的名字叫弹簧,是杀人兇手。但是,没想到我也有这样的一次...


我不被世人接受、没有人敢看我一眼,没有人想跟我交谈,更没有人想跟我做朋友,就因为我内部是杀人兇手吗?...的确,我认识的人只有同在地下室的Golden Freddy ,我称他为阿金,但我们不怎么交谈,...呃...距离有点远啦,不过要聊也不知要聊什么,所以算了。

「好无聊——睡不着阿——」糟了,想太多事害我没心情睡了。「现在几点阿...」超想出去,真的「.........嗯」我闭上眼睛,仔细聆聽上方隔着墙的外头声音,哼嗯...意外安静,无人走动,但有些许”他们”行走的机械声,OK,现在一定是午夜以后了,我真是会抓时机...废话不多说了,起身吧「痛痛痛...太久没动了...真是个破身躯」身上发出了太久没保养而导致四肢与电线摩擦的声音,金属外壳也被侵蚀、破洞暴露几条红蓝交织的电线、好像人的动脉静脉阿...我说笑的。

阿金第一次看到我露出了犹如看到很恐怖的东西神情,我长的很可怕吗?不知道。

每走一步就发出机械声,阿...別吵到他了。

「一个人也没有吶,太棒啦」我上来了许久不见的餐厅,舞台上三隻玩偶在休眠状态,我可以放下戒心了,来逛逛这里吧,差点忘了、还有人在”监视著”,该怎办?杀掉?唔不行,一定会被骂...。

「喔阿,聽说好像有新区域开放了?叫什么来着..儿童海湾区域...吧、应该在那裡面」我穿过餐厅,避开监视器的追踪,顺利抵达新区域。

「阿?这里也摆了一个玩偶?给那些屁孩们把玩的吗,真可怜阿」瞄了瞄四周围,旁边襬了个超大礼物盒,礼物盒旁的櫃子上也摆了很多给屁孩玩的动物造型娃娃,我真搞不懂对那些屁孩那么好幹嘛,还有那个大礼物盒,好像可以打开的样子...晚上起来怪阴森的,我不要。

「...呼...」窝在墙边的玩偶发出呼吸声,嘿,让我看看新玩具的样子吧。

我把新玩偶从暗处里拉出来好照到月光看清楚样子,不过因为我的动作把对方惊醒了...有点不好意思...

「咦...?你...你是谁...?」又是这个眼神,我真的有这么可怕阿?算了。

「喔~是个女孩子阿,我是弹簧...我不会对妳怎样的啦」看到对方似乎有些警戒心,先別太冲动的好。

「我...我不认识你,你想做什么」

呃、好像冒犯了?「这里太暗,去比较明亮的地方!」我拉起她的手,不回头的往外跑,当然有避开监视器喽。

「別、別这样!放开我!」她开始紧张起来,真是的,就相信陌生人一次嘛?

「这里应该可以,我还没问妳的名字,这位女士?」我把她带到设备室,这里有灯光而且安全,但就在我转头的那一刻,一切都变了。

「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」

我不知道要说什么,因为,真的...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东西。

「我叫蔓果(Mangle) ...你到底想要做什么」眼前这位女玩偶叫蔓果?好可爱的名子...我说真的!我现在很清楚的看见她的样子,第一个想到的形容只有”粉红色”,从头到脚只有白色跟粉色交叠,造型是狐狸...跟某隻海盗笨蛋一样,啧。

蔓果,头发浅粉,发的长度不长不短的在肩之上刚刚好,头顶有一对白色的机械耳,身上的衣服是打蝴蝶结粉色蓬裙,脸颊旁各有一片红晕...这就是新玩具的模样?天杀的太可爱了吧,爆粗口了抱歉。

「...一直盯着我做什么?」唔哇,警戒心好像更重了,真失礼

「我并无恶意,我跟你一样是机械玩偶喔,我们来当朋友好吗?」我是出自真心的,但我这个模样...她会接受吗?

「嗯...可是,霍斯跟我说过有个叫弹簧的傢伙很危险,叫我小心」该死的海盗笨蛋,我迟早把你掐死。「但~到目前为止,我有做出什么怪异举动吗?蔓果小姐,我是真心的想交朋友...看在没人敢靠近我的份上吧...」最後一句我说的非常小声。「嗯...做朋友是可以啦...但白天不能见面喔?只有晚上的时间可以,好吗?」她答应了!!?好开心!!

「行啊!真开...」「那个,时间是不是快六点了?我得趕快回去才行」啧,时间过那么快幹嘛。

「好的,那我们明晚见」

「嗯,很高兴认识你」

(呯咚)...她笑了...笑的样子也好可爱...话说刚刚”呯咚”一声是怎样?嘛算了,回地下室睡觉。

4-2

交到朋友这件事,要跟阿金说吗?再说吧——


我跟蔓果真的每个晚上”偷偷的”见面,她的表情变的柔和、还跟我说了好多话,我也说了我自己曾经历过的事,说一说我们还大笑了起来,这感觉前所未有,第一次感觉到”有朋友”在的安心感。

蔓果多多少少会提到那隻狐狸海盗,啊烦死了,讲妳自己的事就够了。

接下来的每天都是这样,我很快乐、快乐的这种感觉我还以为已经不会出现在我的情绪栏里了,但不知为何,我萌生了一种不该有的情感。这种感觉,是我认识她一个月后发现的,直到有天,我偷偷从地下室跑上来,外面是黄昏、还不到打烊的时间,我知道现在跑上来不对,可是很想早点见到蔓果,阿金看到打算阻止我,他知道我不会聽所以选择沉默目送,现在餐厅没什么外人、玩偶也在休息状态、夜警也还未上工,我自由穿梭来去,看到舞台旁的海盗湾,他妈真想开坦克车轰掉。

”儿童海湾区域”走进去就能看到了,快点、快点...!

「蔓...」我倒吸了一口气。

我知道蔓果是给那群屁孩们玩的机械玩具,偶尔看见一点点分解的痕迹也不见外,但这次...

「蔓果!妳的眼睛...!」

「!」我立即冲上前把蔓果的脸抬起,那些屁孩是不会珍惜东西吗!?到底是有多暴力还可以把器官拆下来...

「妳...会痛吗?」

「不会,我们是用硬质质物製造的,被拆下哪边都没感觉的」

「那眼睛呢?说不定可以装回去...」

「装不回去的,除非有人报修或到定期检查时间...阿,你说眼睛是吧,在这唷」蔓果动了动左肩,她的左肩上突然冒出一个小机器头,机器头上有颗眼睛,下面是长长的机械架...它彷彿有生命般对我眨了眨眼。

「唉?这个...」我比较好奇这机器头是从哪生出来的...

「少了一隻眼睛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看,这小傢伙挺可爱的」蔓果摸了摸小机器头,机器头也想要回应一样蹭了蹭摸过来的手。

「弹簧,要不要摸摸它看看?」

「呃,我试试...」当我的手向前要觸碰那机器头时,被瞪了下、啊,被讨厌了吗?下意识收手为妙。

「嗯...对了,弹簧,你这样子出来外面不怕被发现吗?」

「我偷跑出来很多次啦,有技巧的~」

「这样啊...」

”叽......叽......”

小机器头忽然伸缩机械架,好像示意说...有人要来了吗!

「呃…!弹簧!你要不要先躲起来...」

「喔...!」我慌了,这情况可是第一次发生阿,话说我能躲哪?!这里很宽敞的阿!

「快!快来了...!」

「蔓果?」

「!...霍、霍斯...怎么了吗?」

「就聽说妳这里有异状就过来看看啊」

「是吗...谢谢,我没事唷」

「喔,刚刚是不是有人来过这里啊?」

「...没有唷」


。。。


「簧...弹簧,醒醒!」

「唔哇啊?!阿金?是你?」

「...你刚刚很危险,要不是我在外面看到霍斯跑进去那...你恐怕会被当场拆解」

「拆就拆,管他去死」

「...你又来了」

我坐起身,咬著大拇指、又是那个狐狸...这傢伙是找死吗。真想把碍事的傢伙统统杀死...

「杀光...」

「...弹簧,不可以」

「呃…抱歉...」真是,我的情绪有那么难控制吗。別让人家担心啦混蛋...对自己说啦。

「喂,阿金,你最近是不是跟那只熊很亲」

「...嗯嗯,佛莱迪对我很好,而且...呃恩.....」

「而且什么?」

「...弹簧没有喜欢过一个人,不知道的」

「谁说的阿!告诉你!老子现在有喜欢的人了哦?!」

「...谁?蔓果姊姊?」

「啊啊啊该死我怎么讲出来了而且你怎么知道是蔓果!」

「...要告白吗?」

「啊?那是什么意思?」

「...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...」

「啰唆!什么意思啦!」

「...告白就是,对喜欢的人说出自己的想法,尾句充满爱意最好!...Chica说的」

「对喜欢的人表达喔...难道那只熊有对你这样说过?」

「...噜噜噜♪」別撇头过去哼歌阿喂!

「这样我知道了」

「……你又要去哪裡?」

「去裡面啦」

「....嗯」


我该对蔓果说吗?但是要如何说呢?想也知道会被拒绝!那该怎么办?保持这种感情不释怀?这总比比拒绝好。

「烦死了——!」头快炸掉啦,明天在想吧,今晚就算了...小睡一下...呼...~。

4-3

=隔日晚上=


「哇...不小心睡那么久,时间没超过吧?」我侧聽外面的声音,OK, 没人。

「蔓果不知怎样了...得趕快过去才行」起身準备离开地下室,此时对面黑暗处突然传来说话声。

「唷,你想上哪去?」挺熟悉的声音...我抬头一看没想到是那只熊!他怎么在这啊啊啊?是阿金找来的吧?绝对是!

「想出去走走...不行吗?」

「是吗?但你那种样子会吓到人吧,旧的东西就该好好待在原位不是?」

「这跟你有啥关系?少啰唆了!」

「呵,低俗之人果然只会粗言粗语。」

「...佛莱迪!別这样!」

「Golden~我正想找你~」

好恶心。这种人令我反胃。

「...弹簧,你快走吧...」

「不用你说我也知道!」我快步离开地下室,但刚刚不知怎么,跟那只熊对看有种莫名压力。

。。。

「吶,Golden,为什么是你跟他同台呢」

「?...不为什么,但是,弹簧本性不坏...你们才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?」

「你阿...真是傻子...丑话先说,”我们”这辈子、永生、永远、绝对不会原谅他。」

「.....咦.....」

。。。


好想见她、好想见她、好想见她!她在哪、在哪在哪在哪!

「「啊!!」」

疼...我撞到了什么...谁?这是谁?这鸡是谁...

「痛痛痛,....你撞到可爱的女孩子还不来关心吗?」

「啊、抱歉」

「这还差不多~嗯~跑这么快是在找谁吗~」

「呃,是,我在找...蔓果,请问...」

「哎呀,蔓果今天拿去修了哦,大概明早才回来吧」

「是这样啊...谢谢妳!」

「嗯嗯♪」

原来是拿去送修了!太好了!回去等她回来吧!对了...我没问刚刚那个女生的名字...算了,以后还会在见面吧。

「........(望)本人比想像中还难看呢。打大叉,呜~应该聽佛莱迪的话待餐厅就好了~省得遭撞...之后也要提醒蔓果了」


心中不安消去了不少,我决定了...

明天晚上...跟蔓果说个明白!

4-4

※蔓果视角

=隔天=


外面交叠许多吵闹声,今天也如此运转...等到晚上的到来吧。

「Mangle,所以妳得更加小心」Freddy跟我这么说。

「嗯...可是你们没试着去沟通吗?」

「跟那种人没什么好说的,不如这样吧,连气球也没有他的份」

「哈哈哈,Freddy好坏唷~」

「同意。」

「俺也希望蔓果妳离他远点比较好啦」

「我...知道了」

我不懂我的朋友们为什么这么憎恨著弹簧,唉...我是个外人,真的一无所知...认识弹簧一个月了,我觉得他並不坏呀?嗯...找小金谈谈好了,聽说他很瞭解弹簧。现在没有小孩子来,离开一下下吧。

「蔓果,妳要去哪?」霍斯!?

「我~一个人待在那有点无聊了,想找总是不见人影的小金聊聊...」

「喔,阿对啦,俺刚刚在厨房摸了两盒披萨!妳带一盒跟阿金一起吃吧」

「谢谢...不对!霍斯!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不能偷拿披萨!万一不够用怎么办...」

「俺只拿了两盒喔!?两盒!俺不像某鸡暴食掉五盒啊!」

「就算这样也不可以!...啊!我还要找小金!他蛮难找的...找不到都是霍斯害的啦!」

「呃,他在妳后面」

「哎唉?!」

「...我聽到有人要找我,自己就跑来了...然后...我饿了...」

「啊啊!小金饿了吗?正好霍斯拿了盒披萨,刚好有事要找你,我们俩就一边吃一边说吧」

「...嗯」我与小金走到设备室开始话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...妳想跟我说什么」

「嗯...是这样子的,弹簧他有犯下什么大错吗?」

「...!」

「…因为每个人都要我理他远点,挺奇怪的!小金知道些什么吧?」

「唔嗯...我说实情,妳会讨厌弹簧吗」

「怎么会呢...」

「...其实,弹簧的裡面的”灵魂”是当年的杀人兇手,当时被杀的孩子们...包卦我、佛莱迪、邦尼、积卡、霍斯...全是...」

「不用再说了...小金...为什么连霍斯也...佛莱迪没有跟我这样说过...」我不敢相信的捂著嘴。

「.........我们很痛苦,因为弹簧,我们被困在这里」

「......」

「......当时我们去追杀他,他为了躲避,跑到地下室躲进已经坏掉的玩偶装里...结果...成了现在的他」

「「………………」」

很痛苦吧...这样...非常的孤单...

「.......弹簧跟妳相处的这个月来,发现自己对妳有个...难讲的情感,他打算今晚跟妳说明白」

「咦?」什么?我聽到了什么?弹簧他???不行不行!我跟弹簧的关系只介于朋友而已!况且...我也已经有....

「小金,你说的我都明白,不过...弹簧的心意我不能接受,我有中意人了,只能跟弹簧当朋友」

「……我知道的,从旁人看来你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...。」

「虽然对他很抱歉,但也只能这样了」

气氛松下来时,外头突然传来”砰!”的巨响。

「发生什么事!?」

「……不好的预感,不....」

Golden跟我冲出去外头查看,只见餐厅墙壁破了个大洞,彷彿有物品用极大力道冲撞出去的...不、不会吧...应该...不可能的...

「霍斯!是谁搞成这样的!?」

「啊?地下室的那傢伙莫名其妙大叫就冲出去啦,谁知道他在想什么」

「啊啊...」

「...他聽到对话...都是我的错...弹簧...对不起...」

我非常自责,只能一昧对空荡荡的地方说着抱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过了很多天,弹簧没有回来,小金因为害怕没有弹簧在的地下室而跑去厨房待着(难怪厨房的监视器总是被破坏...)

而墙上的大洞没有引起什么争议,单纯是个”意外”,找人来补修就好,而我现在...

「嘿!蔓果,看妳这几天很不开心耶,我又拿到一盒新口味的披萨来喽!」

「霍斯真的讲不聽呢...」

霍斯常常主动来看我,他担心我会跟之前一样被小孩子玩坏,这点少根筋的地方,我觉得好可爱~

弹簧的事我还没忘,也许...到头来最可恶的人是我也说不定。


END...?